LloydV

风衔湖【源藏】

真美啊

溪:

半藏和源氏的生日因为没有官方说明我就胡来了,瘫成废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2.


龙,是司掌自然力量的神祇,每一条龙的诞生都会伴随自然异象,拥有美丽苍蓝鳞片的幼龙在湖里游动,还没有生长出足够长度,水草柔软嫩绿,也只有那点儿叶尖才能伴随水波流动在他腹部掠过,光穿透水面成束落在湖底,半藏享受着自然最大的宠爱。父亲宗次郎,吞吐雾气的灰龙,对这个皋月雨天里破壳而出的儿子,有最大的期望。


 


半藏把半个身体探出湖面,清澈眼眸可以倒映出天空中飞鸟的羽翼,胡须在风中轻摆,他只是稍微动动念头,云就开始聚集,由纯粹的白,到微沉泛乌,第一滴雨落在半藏眉间,幼龙化成人类稚子模样,一身庄重不染半分烟火气的神官服,小鹿样的犄角在两边耳尖上去点的位置,才六七岁模样,乌顺的发已经垂到腰间。


 


雨丝继续飘落,再没有沾染半藏分毫,倒是在湖边饮水与留连的小动物,带着点惊慌躲到树荫庇护下,宗次郎说过,半藏破壳那天,煎熬大半夏的群山迎来当年第一场雨,万物为龙子,也为雨而欢欣,才半日,现在他栖息的湖就由干涸大半,变得盈满,湖底水草也发芽,生长。


 


“你怎么还没有出世呢?”


 


湖底水草应半藏呼唤,裹挟着壳上带点儿绿意的龙蛋生长,托着这颗蛋把它托到半藏面前,柔软手掌贴在那些颜色浅绿的位置,身为水龙,半藏没有暖暖的体温,父亲回归自然太早,母亲比父亲更先一步,半藏并不在清楚怎么孵化这个被遗留给自己的兄弟,他试过命令林子里的鹿、熊、甚至蓬着羽毛歌唱的小鸟贴近弟弟好把它孵出来,但是无论哪种生物靠近,半藏都可以感觉到蛋里小家伙抗议的心声。


 


“父亲走之前告诉过我,如果吃掉你,我会更强大哦?”


 


指尖戳在壳上,半藏从出世以来第一次说谎,也第一次幼稚的吓唬活物,龙蛋在风里晃几下,好像在告诉他自己才不害怕。半藏叹口气,把蛋抱在怀里,雨渐渐变小,湖面上涟漪越来越少,喜欢而克制,半藏钟情之物少之又少,雨声,算其中一样。


 


“我好像有件事忘了告诉你。”


 


乌云散去,一阵风完全没有被半藏感知到,就卷着初绽樱瓣在他身边盘旋,吹皱水面。


 


“你叫,源氏。”


 


天地瞬间静止,本来温和的风忽然变得强烈,吹得半藏衣袖猎猎作响,他下意识抱紧怀里的蛋,清脆裂壳声让沉静龙子表情起了变化,开始只是小缝隙,心跳声,风声,裂痕愈来愈多,一小块蛋壳剥落,半藏对上一只比初春最早绽芽伸展那片叶还要漂亮的绿眼睛。


 


“源氏?”


 


他的声音有点抖,弟弟给他的回应是打碎剩下的壳,比半藏龙形小很多的绿色雏龙才见天日就能很好掌握飞行,风又柔了,源氏用身体把半藏圈住,长吻凑到他额头,小心翼翼亲了亲。


 


翠绿的风龙,诞于在万物苏醒的弥生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备注:①弥生:三月


          ②皐月:五月

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LloydV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真美啊